长绛佛宁

「amber」「——end——」
LOFTER新号:阿佛小萌新
主更阴阳师同人,狗崽

葬歌

00.

“这是什么?”她刚刚洗完澡,氤氲的水汽弥散开,显得整个人都潮湿粘稠,像清晨雾气朦胧的森林中跳跃的精灵。

岚不着痕迹的与她拉开距离,眼睛却盯着她垂下的,湿淋淋的长睫毛。

“是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她突然瞪大了那双由于雾气愈显发亮水灵的眼睛,回头意外的看着岚,“我的生日?”她指着自己说道。

岚看着她眼睛里细碎的光芒,微笑颔首:“当然。”

“哇哦!”她夸张的大叫,眼睛瞪的圆溜溜的,笑得很开心的样子,“原来今天天是我的生日么?”

“不看看自己的生日礼物吗?”他微笑着摸摸她的头,“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六岁的女童开怀的笑容仿佛使她整张脸都在绽放着一种别样的光芒,岚知道,那是洁白与活力的...

8.17
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

白昼星辰

00.

星辰闪烁,而夜晚并没有到来。

纪念每一个没有你的白昼。

01.

海棠开了。

离五月却还差那么几天,素净得几近透明的指尖跳跃在廉价纸制日历上,“唰”,然后被干脆的撕下,发出脆弱的尖啸。

海棠的后面是白色涂料剥落的围墙,风吹过的时候,那一点明媚色泽就会飘过残破的围墙,也会把海棠的香气送到连寻的鼻子里,变成纷乱的元素去做一场漫无尽期的流浪。

海棠有着和海棠花一样的名字,每每连寻看见她就会想起被风吹得杂乱无章的海棠。

连寻遇见海棠也是在这个冷暖不定季节,海棠在广场拦住她,执拗的想为她画一幅画,那天连寻刚刚看完母亲回家,情绪一点就炸,两个少女就这样在广场差点打了一架,海棠至今都不...

蓝色光晕(AF)

04.

“温芥!!大早上你已经在厕所里待了半个小时了!”顾霖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喊,“你便秘吗!!”

原本是想等这小子一起吃早饭,现在却把自己饿得饥肠辘辘,幸好自己家虽然不大,却有两个厕所……不对,是幸好自己的父母不在……顾霖默默捂脸,槽点太多,他都不知道要先吐槽那个。

“我在思考人生。”温芥的声音隔了一扇门显得闷闷的,“在想是谁这么伟大发明了马桶。”

顾霖:“……”

顾霖:“……你坐在shi上思考人生?”

顾霖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温芥:……

突然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怎么破。

05.

温芥吃完饭的时候顾霖正在沙发上看书,他凑过去看了一眼。

是自己没看过的书,不...

深涧木难缺,竹染寒湿烟,苍茫江津冷,衣飘柳桥边。
红花落腐土,尘情薄世俗,名堂皆已过,事事皆难说。
阶上月如雪,苔痕映旧年。人间虽斑斓,世亦有黑白。
山河颦魅语,一醉一倾城,妃笑一嫣然,忘却红尘事。
马革命束刀,黄沙征万场。英雄多血战,不如种番薯。

【校园原创耽美】蓝色光晕(AF)

00.

顾霖记得他刚上高一那会儿最讨厌的就是新生夏天的军训。

混着洗洁精味道的饭菜,每一晚在宿舍里都不想呼吸,凌晨把人搞得神经衰弱的集合铃。

反正他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祖国的光辉。

现在这个比他小一届的小子和顾霖说他要去军训,顾霖第一反应就是怎么从姑妈那儿给他从医院开个病假证明。

然后……顾霖看着温芥一米八七的身高默默把话咽回肚子里。

现在的小孩真是!营养过剩!!

愤怒!!!

01.

暴雨刚刚席卷了这个不大不小北方的二线城市,酷暑的空气中透着久违的清爽凉意,在不明不暗的天光里渗出丝丝深黑色。

温芥拖着行李箱从地铁站走出来,从风衣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,刚刚放到耳边,就看见不远处把...

流离在只有你一人的童话,

成为你屋顶的最后一片瓦。

阿特洛波斯剪刀锋利,

比不上你馈赠的荣誉。

加冕,

我生而就是你的奴隶。

残爱(AF)

(二)

开始了。

起初,天地间只有你一人。

这是头一日。

从终结处开始,世界永不落幕。

这是末一日。

久置生锈的金属网密密麻麻交错纠缠,然后被收紧,这是注定。

tangle,miss。

夜色已经完整的笼罩下来,天空却依旧映着浑浊的光。

木板路一圈一圈绕着椰子树,延长深入消失在绿化带的另一边,阿七闭上眼,眼角还残留着红色的光。

就像火一样,温暖纯粹,让人忍不住想变成影子,寸步不离追随光芒。

阿七深深的呼吸,胸腔里发出巨大类似于风呼啸的声音。

事隔经年,他终于想起那明亮的一抹火红,那抹颜色出现的时候,所有的光芒都会被它集聚,醒目到眼里只有他的颜色。

在母亲的葬礼上,那个魔...

小花:“你为什么吃火锅粉不要粉?”

瞎子:“媳妇儿我在假装吃火锅你看不出来么。”

阿朔(嫌弃):又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头发怎么乱成这样。

苏祁:口可,老子的头发乱说明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!

阿朔:哦,炸了。

苏祁:哼,老子还上天了呢与太阳肩并肩。

© 长绛佛宁 | Powered by LOFTER